「掌趣科技」违约高企赔付风险加大 券商债券生意咋整?_上海股票配资开户平台网
欢迎访问股票配资门户网,股票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股票配资网,在线配资,炒股配资,配资软件,配资app,股票配资开户,牛金所,策略操盘

股票配资导航
当前位置:主页 > 股市行情 > 股市动态 >

「掌趣科技」违约高企赔付风险加大 券商债券生意咋整?

发布日期:2021-01-25 浏览次数:

【违约率高,赔偿风险增加,如何处理券商债券业务?】2020年11月,评级为AAA级的国有企业永诚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咏梅集团”)突然发生债券违约事件,震惊了业界对高信用等级国有企业债券“公正赎回”的信念,震惊了市场。(证券时报)

2020年11月,评级为AAA级的国有企业永诚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咏梅集团”)突然发生债券违约事件,震惊了业界对高信用等级国有企业债券“公正赎回”的信念,震惊了市场。

在高违约的背景下,一方面是价格战下越来越低的承销手续费收入,另一方面是天价的连带责任赔偿,券商债券业务该何去何从?

两家券商的违约率超过30%

债券违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证券公司作为中介,越来越陷入债券违约的漩涡。据统计,截至2020年底,在中国从事债券承销业务的90多家证券公司中,共有64家证券公司发生债券违约,没有一家大中型券商幸免。

统计显示,就违约余额规模而言,许多大型证券公司的违约余额规模最高,相当于承销的总规模。然而,一些券商在承销规模中排名较低,但违约余额处于行业前列,其风险控制能力令人担忧。

截至2020年底,中信建设投资债券违约余额213.64亿元,排名第一,债券承销规模去年排名第二。中信证券风险控制相对较好。去年,承销在规模方面排名第一,在违约余额方面排名第九。

CICC和海通证券的违约余额分别为178.99亿元和147.18亿元,依次排名第二和第三。

中型券商方正证券债券的承销规模较小,在业内排名第27位,违约余额145.75亿元,排名第四。国海证券的情况类似,违约余额129.82亿元排名第五,债券总规模承销排名第46。

考虑到交易所公司债券自2015年以来已大规模发行,证券时报记者选取2015年以来公司债券、公司债券、债务融资工具等信用债券的承销总额作为分母,违约余额作为分子,计算各类券商的债券违约率。可以发现,被证监会吊销全部营业执照的华信证券,债券违约率为38.14%;排名第二的华林证券债券违约率也高达36.63%;英达证券和债券的违约率为26.71%,排名第三。

此外,中天证券、大同证券、华信证券等券商的债券违约率也在10%以上。

债券业务何去何从?

如今,券商的债券业务面临着更严格的法律环境和更高的赔偿风险。新《证券法》于2020年正式实施,其中明确了中介的连带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2020年7月正式发布的《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号《纪要》(以下简称《纪要》)为债券发行相关民商事纠纷案件的审理提供了统一的判决尺度,交易《纪要》提出责任应当与行为人的注意义务、注意能力和过错程度相结合,并在第二十九条和第三十条中分别规定了债券承销机构的过错认定和免责辩护。

2020年12月31日,我国首例公司债券欺诈发行案——“五外债”一审判决公布,法院裁定包括经纪人在内的中介机构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在债券市场圈引起轰动。

面对更加严格的法律环境,出现在业内有不同的声音。例如,一些投资银行家认为,虽然《纪要》提供了免责条款,但熟悉债券业务的人都知道,债券业务不同于IPO等赞助业务。由于其“短而快”的业务特点,以及目前全面调整的边界是ver的现状

对此,一位多年参与关注债券纠纷案件的华东律师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在“舞阳案”中,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称“让破坏者付出破坏的代价,让装睡的‘守门人’不敢装睡,是司法审判对证券市场虚假陈述的基本态度”。中介机构虽然没有刚性支付的义务,但也要在法律法规、监管要求和内部规范的要求下,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勤勉履行各自的义务。

上海瀚联律师事务所律师宋宜欣不同意“不要让证券诉讼变相成为刚性赎回”的观点。“是因为债券逾期还本付息,是违约导致欺诈发行。”

他解释说,在不存在重大违约的情况下,债券持有人不会去寻找债券发行人是否存在欺诈发行行为。只有当出现违约时,债券持有人才会寻找原因,关注的中介机构是否真正履行了其注意义务。

“中介应该承担多大的责任,是连带责任、部分责任还是补充责任?这是一个可以用法律来判断的问题。但说诉讼会变相硬性赔付,完全是对中国法律的曲解。反换汇问题是针对信托性质的财务管理合同而言的。如果债券交易一开始就约定了本息和逾期利息,并且受法律保护,自然是要还贷还贷的。法律也规定对证券欺诈承担责任。伪装是什么?”宋宜欣说。

对于部分中介机构认为一审判决过重的意见,宋宜欣表示,目前中介机构的救济渠道很多,比如先行政复议或者先行政诉讼再民事诉讼。“在诉讼中,二审可以在一审之后通过,也有上诉权”。

宋宜欣透露,五羊债务的上诉期已经结束,至今没有债券投资人上诉,说明投资人对一审判决满意。他分析说,五羊债务案中的四家中介机构更有可能上诉,但他们还没有看到上诉。

一方面,价格战下的承销费收入越来越低,另一方面,连带责任的风险也越来越大。券商等中介的债券业务未来应该如何开展?此外,随着券商合约门槛收紧,会不会影响

民企融资?

 

  前述华东地区律师表示,信息披露是证券市场健康繁荣发展的基石,“个人认为不会因为‘五洋债’案件本身影响民企发债难度。这个案件并没有对发行人苛以超过现有规定的发债条件、信息披露义务之外的义务,因此,符合发债条件的、遵守规定进行信息披露的民企仍然可以发债。”

(证券时报)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请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yangru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