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1318资金流向」100年家化巨头闪崩跌停!疑似业绩提前泄漏?私募大佬也“躺枪”_上海股票配资开户平台网
欢迎访问股票配资门户网,股票配资公司,股票配资平台,股票配资网,在线配资,炒股配资,配资软件,配资app,股票配资开户,牛金所,策略操盘

股票配资导航
当前位置:主页 > 股市行情 > 股市动态 >

「601318资金流向」100年家化巨头闪崩跌停!疑似业绩提前泄漏?私募大佬也“躺枪”

发布日期:2021-02-03 浏览次数:

【100年,家化巨人崩倒!疑似性能提前泄露?2月2日,老牌日化龙头上海家化(600315)早盘并无异常股价走势,但下午突然暴跌跌停。收盘时报36.28元/股,跌幅10%,总市值245.97亿元。(全景网络)

K图 600315_0

2月2日,老牌日化龙头上海家化(600315)早盘并无异常股价走势,但下午突然暴跌跌停。收盘时报36.28元/股,跌幅10%,总市值245.97亿元。

对于突然跌停,投资者直接炒锅,私募,大人物柳峰也被招进来。该股未见明显负利息,但下午集中抛售资金导致其触及跌停,引发市场热议。

一些投资者质疑上海家化闪电崩盘可能与业绩提前披露有关。根据公开信息,上海家化将于2月3日披露其2020年度报告。年报披露前夕,股价突然大幅波动,引发市场炒作。

上海家化2020年业绩同比下滑22%

是因为上海家化演出的风头吗?

收盘后,上海家化公布了2020年业绩,全年营收70.32亿元,同比下降7.43%;净利润4.3亿元,同比下降22.78%。

 

关于业绩下滑,上海家化在其年报中解释称,股票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与下降,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进行了对比,资产处置收入在上海家化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去年同期搬迁时得到确认。此外,由于疫情,关联公司投资收益同比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家化的毛利率比下降提高了1.93个百分点,为此,该公司表示,下降第四季度毛利率高的原因主要是由于高毛利率渠道百货、传统CS和电商渠道的调整。受疫情影响,线下通道客流大幅减少。上海家化低收益柜台和门店的关闭,短期内会影响毛利率,但从中长期经营效益中受益。

在2月2日于上海家化召开的2020年业绩沟通会上,董事长兼CEO潘秋生对媒体表示,他不会对股价发表评论。“我相信,市场看到我们的年报后,会有合理的反应。”

其实这个表现和之前的预测反差并不大。可以说营收低于预期但业绩高于预期。

 

但当时间间隔延长时,这也是上海家化为数不多的业绩下滑之一。在过去的10年里,上海家化在出现只经历了两年的衰落,即2016年和2020年。因此,一些投资者认为这一表现不符合预期。

私募的老板们已经踩雷了

作为一家老牌日化公司,上海家化有很多知名机构长期持股,这个意外的跌停也让很多投资者踩雷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高益资产和重阳战略投资的子公司基金,出现在上海家化流通股东的前十名。其中,高邑林山一号是冯旗下一家上海高邑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2380万股,是在上海家化的第二大流通企业。上海重阳战略投资有限公司-重阳战略聚脂基金持有1897.12万股,是上海家化第四大流通股东。

 

此外,与2020年第三季度股东数据相比,港交所增持上海家化股份有限公司23.35万股,上升持股比例为2.2%。社保基金117集团增持上海家化股份99.99万股,占流通股的1.06%。

就公共事务而言

计持有市值1.22亿,占仓位的7.27%,仅次于中国中免与恒瑞医疗。另外两只基金,汇添富年年泰定开混合A与国寿安保中证养老指数持股较少。

 

  值得注意的是,除上海家化外,私募大佬冯柳持仓的两大股票木林森和东方日升,2月2日均放量跌停。

  木林森2日开盘持续下跌,开盘一小时后直接跌停。去年三季报显示,上海高毅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新进买入1500万股,占其流通股比例的1.635%,为第6大流通股东。

  另一只大跌股则是东方日升,该股一度杀跌20%,收盘仍暴跌超16%。2月1日晚间,东方日升发布公告称,将中止日升转债上市。日升转债于1月22日发行,并于1月26日完成缴款。去年三季报显示,冯柳新进东方日升前十大股东,持有1639万股。

  冯柳概念股同日跌停,引发关注。2月2日东方日升和木林森登上龙虎榜,其中东方日升卖出前五席位除深股通外,清一色均为机构抛售;木林森2日龙虎榜中则未见机构席位。这究竟是因为调仓引发波动,还是由于出现流动性问题或因其他原因,而不计成本杀跌,有待观察。

  122岁的上海家化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家化前身为成立于1898年的香港广生行,距今已有120余年,上个世纪80年代,上海家化先后推出国内第一支定型摩丝、第一支防晒霜等产品,市场份额超过10%,成为国内化妆品行业第一品牌。

  而提起上海家化就不得不提起葛文耀。

  葛文耀1985年到上海家化任职。起先上海家化参与合资,葛文耀进入合资企业。1992年6月1日从合资企业回到上海家化。这一时期外资大举涌入,国内化妆品企业已经所剩不多。

  在葛文耀任期内,他大力发展自主品牌,1995年2月,成立以汉方为特色的佰草集品牌小组,立足自主研发,从中国医药学中借鉴思路,与国际化妆品采用的生化技术差异化竞争。

  目前,上海家化旗下的个人护理品牌“六神”、“高夫”、“佰草集”等都在市场享有一定的知名度。

  2001年3月15日,上海家化正式登陆上交所,成为“中国化妆品第一股”。

  上市之后,上海家化的股票从2005年开启慢牛行情,到2013年5月,其股价从最低时的4.28元(2005年)上涨至291.72元/股(复权后)的历史新高。

  葛文耀任职期间,上海家化的业绩也呈现稳步增长模式,营收由上市之初的13亿元左右规模稳步上涨至2013年的44.69亿元,而同期净利润也从2001年的不足1亿元上升至2013年的8亿元左右。

 

  2011年,上海家化迎来转折,当年12月份,为了推动国企改制,上海市国资委将上海家化集团100%股权转让给平安集团旗下平安信托,上海家化正式变身为混合所有制企业。

  改制后的上海家化业绩更进一步,但2013年9月,66岁的葛文耀因“年龄和健康原因”宣布退休。此后上海家化还更换了3任董事长。

  高层不断变动,也让上海家化的股价不断波动。而后起之秀也在不断超越这家百年企业。2020年1月,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在微博中感慨,珀莱雅的市值达206.6亿元,超过彼时的上海家化(206.4亿元)。

 

  上海家化未来能否破局?

  值得注意的是,受疫情影响,日化行业2020年以来普遍营收状况不佳,仅一季度,上海家化应收款同比下滑14.8%至16.65亿元。

  2020年4月,张东风突然卸任上海家化CEO。谁能担任这家百年巨头的新任掌门,引发了市场的关注。

  2020年6月,潘秋生正式出任上海家化CEO,作为前欧莱雅大中华区总裁,潘秋生曾于2015年至2019年帮助欧莱雅实现战略渠道转型,转型之后欧莱雅的线上渠道占比大幅提升,公司的亚太地区销售占比从22.5%提升至32.2%。

  就职于上海家化前,潘秋生还曾帮助美泰迅速扭亏为盈,并创造了近5年的最佳销售记录。

  因此,市场对于这位新任掌门还是有所期待的。而自他出任上海家化董事长后,上海家化的股价也从2020年4月24日的24.44元/股附近上涨至2020年6月52.2元/股,直接翻倍。

  但作为一家百年企业,上海家化的业务多元,由于并购等造成的企业管理成本等问题也成为其发展的隐患。

  面对这些难题,潘秋生对线上、线下、特殊(私域流量)渠道进行调整、升级和优化,提升发展效率。

  在2月2日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潘秋生提及,上海家化2020年的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实现了近年来首次双降,存货、应收款在年中创出高点后下降至年末的年内低点,较去年同期均实现明显下降。

  2020年财报显示,上海家化去年研发费用为1.44亿元,同比下降16.52%。截至2020年底,上海家化应收账款为10.9亿元,同比减少11.34%;存货为8.7亿元,同比减少6.34%。

  针对突然的闪崩跌停,潘秋生也在业绩说明会上回应称,不理解,相信明天会有正确反应。

  对于未来的经营计划,上海家化管理层方面也在业绩说明会上表示:“在大股东的长期战略支持下,公司管理层力争2021年营业收入相比2020年实现两位数增长。”

(全景网)

更多股票配资知识,请关注股票配资平台www.yangrui.net